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【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】(02)【作者:ucsocool】加载中加载中
【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】(02)【作者:ucsocool】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按照以下方法,记住本站永久域名!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!避免走失!

网址格式:www.AV888+任意字母.com 例如:www.AV888a.com www.AV888b.com www.AV888c.com ...等等

字数:3018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            (二)  听说你找了个德国媳妇?  老倪的问话让我心中一凛。条件反射地反问,谁说的?  他当然不会说出谁,我也免了证实或否认。这个我以前工作的分台的驾驶员很八婆势利,我懒得敷衍。  一边往大楼走一边想,才几天没到办公室,我找了外国媳妇的事,就传了开去。  我只跟两个人说过,是她说出去的,我十分肯定。  中午去食堂,也没见她。  直到第二天,中午,她又来叫我一起去食堂打饭。再回到我的办公室吃。  往回走的路上,不方便讲私密的话。我问她的是,怎么昨天没见你到食堂。  她答的是,你以为我没地方吃饭呀,我还不是因为你在食堂吃才去的。前几天你都没来上班,我也不知道你昨天会去食堂。  听得心里暖暖的,我忙解释了缺席的原因,都在外忙,没回厅里。  进办公室,我反锁了门。这跟以往都不同的。  快一周没见,而且,是刚刚深入过一次之后。  一进到私密空间,我原形毕露,放下餐盒就走去她身后摸她脸。  她已经坐下吃饭。一串笑声,躲开,说,不要摸,吃饭呢。  我说,你趁热吃,我趁热摸,两不耽误。  她仰头看一眼,说,还不耽误呢,莫等下又整出句我快结婚了来,受不了。  上次,要得手之前,心里还是惴惴不安的,我非官非富,要负责任,就只能以身相许。怕日了她会被粘上,会惹麻烦。  我说了这话后,她悄没声地往床上躺,让我得以趴上去。起身后去买衣服,又没有丝毫要花我点钱的意思。足见耿直与洒脱。  日到这样的女人,纯粹就是性福。  现在,性福就在眼前。  她旧话重提,一句调侃,彻底勾动了我。  那时,办公室大多是用那样的藤椅,靠背扶手圆圆地斜围着大半圈。  她坐藤椅上,我站她身后,手很方便就往她领口伸了进去。她居然又是穿的碎花短袖连衣裙。  手掌盖住兜着她奶子,食指姆指正好捏到乳头。这都好刺激了,不过,对于我,更加催情的,却是她下巴和脸颊偏了往我手臂上摩挲。  我的鸡巴隔着裤子顶住藤椅背了。  从领口抽出手,放她腋下架了她起身,抬膝撇开顶开椅子,抱起了她,公主抱,呵呵,她身体蛮轻的。主要是,那时我年轻。  四下一看,办公桌上摆放着好多东西。那时,人们时兴桌面放块大玻璃,压些照片什么的。文具呀,纸呀,一大堆,还有我们的饭碗呢。收拾成炮台会很费时。  往墙边走几步,放了她在沙发扶手上。  那是那时候办公室和会议室常见的沙发,靠背和座垫是深棕色的人造革包得满满的,扶手是木的,平平的二十来公分宽,到放手处弯了接下去。  我办公室贴墙放了一排沙发,两个扶手并一起的地方,够宽够平。  把她的屁股停在弯弯的外沿,头就倚在了墙上两靠背的空隙,两脚分开弯下触到了地。  这个姿式,她的大腿根部就张开着凸起。  我没脱裤子,拉下拉链,掏出鸡巴,连两颗蛋也掏出来。  掀起她裙子,往一边拨了拨她小内裤,但什么都没顾上看清。  一手杵着沙发靠背,另一手,捏了个OK的法诀,两指拈了自己棍棍,三指拨挡开她的内裤裤裆。一沉身,贯革而入。  看向她的脸,跟上一次我插在她体内时一模一样的。两眼都不聚焦了,翻着些白,看向窗外。  我后来有从那个角度向外看,是看得到副楼的几个房间窗口的。如果那天那几间屋里有人刚好往这看,会发现我在办公室办私事。  「喔喔喔,好妹子,亲妹子,你的屄屄太美了,夹得哥哥好爽啊。  啊,我爱你,我爱死你了,我要把你肏到天上去。  噢,噢噢噢,肏死你,肏爆你,肏死你个烂婊子。「  引号中的这些话,都不是我那时候说的,是后来从色文中看到的。  每当我读到这样描写,都觉得好自卑。我过性生活时,怎么就做不到这样的声情并茂。肏屄时,我从来说不出完整的句子。  那天,我就是一言不发,一味地猛冲猛插,一鼓作气,一气呵成,直到猛烈射精。  我这次是抵得紧紧的射完的,拔出屌来,淋漓尽致。  到办公桌上,拿到一卷卫生纸,扯下一长截好几圈先给了她。  我自己也赶快擦鸡巴。  刚才,进到她的屄屄里,仍是稀粥浸润的感受,我也射进去了几毫升的浓稠。  现在,整根棍子糊糊的,牵丝挂线地粘着一层透明汁。我擦了好多纸,仍觉得不放心,拿一圈卫生纸裹住了,才收进去。  看她,已站起,裙及膝。不着痕迹。  坐下,吃午餐。  问她,为什么要把我快结婚的事往外说。  她说,小杨硬追着问,说是我们在一起了,我没办法才说的。  难怪了,小杨父母都是厅里的老职工,就这么传了开去。  这事传开,对于我,影响极大。  我们厅,门口是由武警守卫的。我的涉外婚姻,不可避免地会妨碍前程。  经由办公室另一个同事的推波助澜,我辞去了公职。  办完手续后,我有再去找过她。  那时,电话连座机都还不普遍,更没手提。临时要找谁,都是骑了自行车去家里。  确定了六楼她那个房间亮着灯,我一边走楼梯一边还在心里想,有没有可能留下过夜。  叫开门,被让进到她的小房间里。  房里门边沙发上赫然坐着一个男人,男人身上赫然穿着之前挂在门后那件夹克。  房间很小,她坐床边,我坐床与沙发之间小餐桌的椅上,三人分别三处,距离还是很近。  局促一阵,我告辞。  她恳切挽留。说,想吃西瓜,她让沙发上的小伙去买。  小伙不做气,也不起身。  我起身,说,是来找同学,她一楼的邻居。见她灯亮着,顺便上楼看看。  多年后,我手滑,网上搜她名字。  她还在那单位。  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